金富利心水论坛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技术支持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常见问题  |   文化交流  |   联系我们  |  

金富利心水论坛的农舍就掩映在碧绿和金黄的海洋里

 
        童年是在故乡的乡下度过的。就像一首歌中唱的那样“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是啊,故乡的天空在游子的心里总是蓝的、蓝的那么惊艳而神秘。我的故乡位于华中南长江中下游平原、江汉平原的古楚国故地,李白诗意“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地方——即湖北荆州江陵县,那里是自古富庶的鱼米之乡。
    我老家处于江陵县东北部的农村,那里有一望无际的稻田,丰沛的水系、浩瀚的湖泊——故称“鱼米之乡”,当然在雨季农田又难免遭水患,这就是‘长处往往也是其短处’吧。在我的眼里,故乡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是春夏季一望无垠的稻田里晃眼的绿油油,再一种就是秋日里沉甸甸稻谷的黄灿灿了。每到这样的时节,,显得有点孤零而寂寞;清风吹过、阵阵稻香。
 
    听我爷爷讲,我们家祖辈都是“耕读传家”的人家,就是那种农忙耕作、农闲读书的小康人家。晚清时,我爷爷的祖父是村中的私塾先生,所以对后代的文化教育都是比较看重的;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使得我爷爷在年逾八旬的风烛残年也能写得一手规范的小楷,能够随口借景抒情的作诗......儿时又常常可以见到爷爷翻出他的几样旧物来清点着——几册发黄的线装书,看起来像蝇头小楷一般的字、散发着一股旧书的霉香;一或这便是我家唯一残存的一点读书人家的痕迹吧;还有就是爷爷说是奶奶嫁妆的一只光润的红玛瑙手镯。爷爷说原来我们家里有好多好多的这种老书和这种金银首饰物件呢,解放了闹这个运动那个运动的就都交公了、其实就是强行给人抄家没收了...我曾天真的问爷爷‘那你怎么不把它藏起来呢’?爷爷说,“哪里还敢不交出来,能保住命都不错了;要保这些东西我就得被他们打死的”----看他在手里摩挲把玩很爱惜的样子,“能留这些看看也算留了个念想了”,爷爷又叹息一声。儿时的我很不以为然、以为他那些宝贝哪里比得上我的小人书还有五颜六色的烟盒纸好呢。
 
    自我能够记事,那时爷爷喜欢带着我到处闲走,一边摇头晃脑忘形地吟唱着我听不懂的什么曲调;最常去的是老屋北边几十米处的荷塘,绿色的荷叶茫茫一片仿佛没有边际;还有满塘的红色和白色的荷花、蜻蜓、青蛙.....在一个幼童的眼里这一方荷塘是那么的浩瀚无涯、神秘还有夹杂的莫名的小小恐惧。那时我的世界就是围绕我家房前屋后的一切,老屋的前院后园、院子前的稻场、树木、隔壁左右的几家邻舍以及房舍前后一望无垠的稻田;一切的景物在我的世界里看来都是那么庞大、都是那么渺远;还有夹杂的那一丝说不出的时有时无的害怕。
    爷爷又常带我在屋后的菜园忙活、侍弄他的菜园。菜园里除了常年绿意盎然的各种农家蔬菜,还有院墙边的各种杂树,最能吸引我的还是园中那颗高大过屋脊的桃树了,每到桃花盛开的时节、后园就如彩霞一片、虫鸟嘤嗡、花香袭人......煞是热闹;如果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就和邻家的小伙伴们在桃树下玩耍、嬉戏,或是搬把椅子在树下缠着爷爷给我讲故事;故事虽好听、我却常常会听着听着就躺在爷爷的身上睡着了......醒来已是夕阳西斜、桃花早已落满一地、也落满了爷爷和我的衣裳、花香沁鼻。
 
    幼年懵懂又无忧的快乐似乎是在入学的那天结束的。某个清早,父亲就给我背上新书包牵着我的小手领我来到学校;那里对于我是个陌生的地方,好远就看到好多的大孩子们在操场玩耍——可我心里却充满忐忑不安的害怕,虽然学校就是有很多孩子的地方——这就是我对学校最初的感觉。当第一天上学从学校放学回来的我兴高采烈地扑向满脸幸福笑意的母亲怀里,自豪地告诉她“我国的首都是北京天安门”时,我相信那一刻我的母亲、她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了吧。
 
    对于母亲,最温馨最开心的幸福记忆之于我似乎确实就是这一次;余下的唯有病痛折磨中母亲愁苦的形像了,小小的我看着母亲的痛苦却只有‘无能为力’的揪心和难过...我的心总是沉重着,怎么都笑不起来。当我八岁那年,在一个放晚学后的布满阴霾的黄昏、我的母亲在忍受了无尽的苦痛折磨后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回家时能看到的就只有盛殓母亲的棺木了,满屋是父亲撕心裂肺的哭声,我怕看到这个场面怕这间充满了愁云惨雾的屋子、一个人跑到了荷塘边无声的哭泣、泪水涟涟....我知道这就是和我母亲的永别了,从此就再也看不到她了,哪怕只是那张愁苦的脸。我永远记得我的那个8岁,只因从此我就是个“没妈的孩子了”,不是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吗,从此我就是那无人在意的‘野草’了...满目凄怆伤永诀、与母亲生离死别的那一刻、哀恸伤心的气氛至今想来依然历历在目,从此我对母亲印象的确认唯有依赖那张母亲唯一遗留下的登记照了...而以后的数次搬家却终于把母亲那张唯一的小像丢失了...而对于母亲的回忆留给我的唯有无限痛心的想念、无限眷恋的泣下......更是那无限失落的丧失了归属感的漂泊人生了。
 
    没有母爱的童年是苦涩而又酸楚的,平常生活清苦自是不必说了;特别是在团圆温馨的佳节之时我总会想到我的妈妈、我会想:要是她还在我该会是多么幸福受宠的一个小孩呀!那时我只能偷偷的羡慕那些有妈的孩子、偷偷地痴痴地窥视他们享受母爱的温暖......还记得在读初中时学了朱德的文章“我的母亲”后老师给我们的命题作文也是写‘我的母亲’,可是我能写出一个怎样的母亲来呢,所有的记忆满满的都是愁苦,对于一个小童尤其残忍;我现在也记不得写的都是怎样的内容了,只记得老师要同学朗诵我的这篇作文时,一个女生忍不住的埋头抽泣起来...我想,她也一定是和我有着相似的命运吧。
    虽然有着丧母之苦,然而我儿童的天性还是没有泯灭的。和儿时的好朋友、伙伴们的玩耍还是充满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快乐。和我最要好的就是住我家前面几百米远的‘七儿’了,因为他家有七弟兄的缘故,而他是最小的老七,于是就叫了这么个小名了。
 
    每天早上上学时,七儿都会来喊我,我们就一起嬉戏着去学校,放学后又打打闹闹地一起回家。因为从小爷爷就给我讲了许多的历史小说故事,像‘三国啦、水浒啦、说岳啦、薛仁贵啦、封神榜啦...’那时我已是熟知不少、讲来如数家珍,于是小伙伴们就总是缠着我给他们讲故事,上学放学的路上总是可见我的那帮玩伴同学左右簇拥着我、津津有味地听我给他们讲故事,这样的时侯才是我们最安静的时刻了,要是听着不解瘾或是我停住了,他们就会七嘴八舌地问‘后来呢’,或者问‘是岳飞的武艺高些,还是赵子龙的武艺高些呢’?玩伴们异想天开的好多问题是我也不曾听我爷爷讲过呢,怎么办?我就给他们编了,当然是我喜欢谁就说谁厉害,想怎么虚构都行了。对于故事的是否属实,我想,那时我的小伙伴对我的崇拜是不会亚于现在的所谓‘故事大王’的;他们是从未怀疑过我的说法的。儿时的伙伴,可还记得我们撮土为香学我讲的古人结拜弟兄?七儿,可还记得我们学武将打战时我弄伤了你的手?鲜血直流我陪你去医务室包扎伤口,你却一句也没有说我、还有我没有说出口的歉疚...我的儿时玩伴,这道伤疤可还在?
   在乡间的通往学校的那条大路上,一群孩子围着另一个会讲故事的孩子簇拥而行的画面无疑是那时我老家人眼里一道特殊又熟悉的风景吧。
 
    因为我父亲在我母亲去世后就带着我的姐姐们出门做生意去了的缘故,偌大的老宅就剩下了我和爷爷住着,对于这个房子的害怕是可想而知的,于是我是一刻也不愿意在家待,放学了就会立刻去找七儿玩。而七儿家人口多、种的田也多,他家里就要他放牛,这时我就总是陪着他放牛,他很调皮,总是骑在那条水牛背上,我那时候非常胆小文弱,就只是一路跟着他走、和他说话,有时也被他拉我一起骑上那条水牛的背上,我们就那样惬意的说说笑笑着一路颠簸而行...现在想想那时候和他不知怎么总有说不完的话,可是都说了些什么却再不记得了。因为害怕回家,我常常就和七儿玩到很晚了就在他家和他睡了,第二天一早他母亲便会喊我在他家吃饭、然后和他一起上学去。他又会和我在暑假里光着膀子到处晒,在暴雨中追逐疯跑,在荷塘里摘了大片的荷叶当伞打着...还会拿那个长竹竿套上什么的粘树上鸣叫的知了,用蚱蜢钓青蛙,他也会留心捡了许多好看的烟盒纸给我(我小时候极喜欢集烟盒纸,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烟盒纸集了厚厚一沓,平常就用一把铁夹子夹着装在书包里拿去学校和同学比谁的多、谁的好看,可惜进城读书时都不知怎么就遗失了);更忘不了和他在雪天上学时我的鞋子破了,脚冻得通红,他就让我把脚伸进他的棉袄里直到给我捂热!以后每次我在大雪中独行时,就总会想到他为我捂脚的那一幕,暖流顿时融入心中...现在还有谁会为我捂脚呢?他又是极爱护我的,要是我和谁打架或是闹矛盾他是一定站在我这边的;由于他是孩子王般的调皮,小伙伴都很服他,所以童年的我虽然文弱也许是和他好吧,总之是没有人欺负我的。
 
    时光如水,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忽儿我的童年就在和七儿的嬉戏中结束了。转眼我们小学毕业了,我的父亲要接我进城读书了,而他只能在乡下了;带着我的无限眷恋不舍也带着他对我的不舍和羡慕我离开了我的老家、离开了我的童年玩伴七儿。此后多年我虽也回去过几次却都未能见到他,听说他已辍学学艺去了。大约是在1992年时吧,我们都已是22岁的青年了,他到城里玩找过我一次,那时他因为家里弟兄多的缘故已经在乡下一户人家做了上门女婿了,还带我去那户人家玩过,也是看起来很寒酸的家庭。看着他的现状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替他难过,很不开心地勉强待了一天就走了。再后来就是他来城里找我玩、却背着我做了件很对不起我伤害我们感情的事...虽然我心里其实并不是那么恨他,可是对他的变化我还是感到很难过,毕竟他是我那么在乎的儿时玩伴......带着对他的失望、我们的联系就此中断了,以后我们都在刻意的回避着对方,也许他是不好意思再找我玩了吧。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而今物是人已非,许多的人和事都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他和我也不再可能是当年那样纯真的友谊了...可是,他也许不会知道,我每次回老家时依然都会打听他的情况...只知道他离婚了后来又复婚了,孩子也该是读高中的年龄了吧;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曾问起过我呢?唉,我难忘的儿时伙伴啊、我的故人!他不知道我的心还是那个和他一起骑在牛背上的玩伴啊,在我的心里其实我早就原谅了他,我只是想到他的好,感谢他陪我度过的那些苦涩寂寞又充满了快乐的童年。
    岁月催人老,现在的我已是人到中年了,虽然也品尝了生活的如许磨砺和艰辛,心态也还算淡然(其实已快麻木);只是在午夜的万籁俱寂时思绪却总会回到那段儿时的无忧时光,常常会想起我儿时的那些玩伴;心底总会涌起温柔、温馨的涟漪,这涟漪层层荡漾、溢满了我的精神感动着我的记忆....回望走过的那条来时路,忽然发现原来那就是我人生的天堂和黄金时代了!
   
金富利心水论坛 大家发高手网一肖中特
沪ICP备09008293号-11